<dl id="dzdpl"></dl>

      <pre id="dzdpl"></pre>

          <pre id="dzdpl"></pre>
          <pre id="dzdpl"></pre>
            <pre id="dzdpl"></pre>
            當前位置:礦業>要聞

            全球礦業投資環境特點與發展趨勢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11-15作者:《中國黃金報》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下,全球礦業投資格局區域分化愈加明顯,發展中國家吸引礦業投資的能力進一步下降。主要資源國家的礦業投資環境在政治治理失效、財政入不敷出、貧富分化加劇、失業率上升等疫情衍生的問題裹挾中震蕩,國際礦業投資風險主要表現為三個特點,即以政權更迭、社會動蕩為主要特點的政治和安全風險增加,以加稅和國有化為主要特點的保護主義抬頭,以增加安全審查為主要特點的礦業投資壁壘升高。

             

              總體來看,發展中國家在疫情中采取的本土化或吸引外資的礦業政策主要目標都是謀求更多資源利益,向疫情中遭遇重創的財政和經濟輸血,而發達國家的礦業投資政策調整方向更多為保障關鍵礦產供應和扶植本土產業鏈與供應鏈。

             

              并購投資格局分化明顯

              北美和歐洲逆勢增長,亞洲和拉丁美洲大幅下滑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快速蔓延,各國普遍采取的邊境封鎖和人員流動限制措施對礦業投資活動產生巨大影響。

             

              2020年全球礦業并購市場明顯降溫,根據標準普爾數據,2020年全球共完成礦業并購2074起,交易金額577億美元,交易金額相比2019年下降24%。

             

              拉丁美洲、亞洲、非洲和大洋洲2020年礦業交易均出現不同幅度的下降,拉丁美洲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交易額僅8.6億美元,下降幅度達89%,亞洲地區則同比下降了63%。

              礦業公司的收購交易具有明顯的區域偏好性,一方面原因是發展中國家因疫情產生的政治穩定和社會安全風險飆升,礦業公司投資避險情緒明顯,另一方面體現了近年來出現的以歐美大型礦業公司為代表的投資戰略轉移趨勢。

             

              美國和加拿大歷來都是交易最活躍的地區,2020年盡管有疫情影響,但交易額和交易項目數量依然雙雙上漲,交易額上漲至274.5億美元,占比擴大至48%。

             

              非洲地區盡管礦產資源豐富,但國際礦業公司普遍認為非洲礦業投資風險較高,近年逐漸收縮在非投資。據加拿大Fraser研究所2020年礦業公司調查數據,非洲共11個國家進入投資環境評價樣本,但僅馬里和加納兩個國家排名位于上半區(前39位)。非洲一直是全球礦業交易最不活躍的地區之一,2020年交易額22.1億美元全球占比3.8%。

             

              礦產勘查投入分化明顯

              勘查市場對發展中國家投資信心不足

             

              根據標準普爾數據,2012年全球礦產勘查躍升至204億美元的歷史高點,但隨著大宗商品超級周期結束,銅、金、鐵礦石、鎳等主要礦產品價格下跌2012年~2016年勘查投入進入下降通道。

             

              盡管2016年~2018年出現了短暫的止跌回升,但2019年全球礦產勘查投入再次連續下降,而爆發于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對礦產勘查的造成巨大影響,2020年全球礦產勘查投入約83億美元,相比2019年下跌11%。

             

              礦業公司的勘查投入區位選擇近5年來表現出明顯的分化趨勢,以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為主的發達國家,作為傳統的勘查熱點地區的優勢地位進一步加強,這些地區的份額全球占比由2016年的37%增長到2020年的44.4%,而這些增長的份額投資來源幾乎全部都是以發展中國家為主的亞洲和拉丁美洲。

             

              過去5年間,亞洲吸引的勘查投入份額下降了3.6%,拉丁美洲吸引的勘查投入份額下降了3.9%。拉丁美洲在2020年已經由吸引勘查投入最多的地區下降至次席,非洲地區5年吸引的勘查投入金額與份額也處于“雙降”趨勢。

             

              經營許可高居礦業投資之首

              地緣政治風險引起更高重視,國際國內政治局勢的變化使得政府經濟保護主義的趨勢愈加明顯

             

              根據安永發布的《2021年全球采礦和金屬行業的十大業務風險和機遇報告》。排名前三位的全球礦業風險分別是經營許可、重大影響風險、生產力與成本上升。其中經營許可連續三年成為礦業公司關注的首要風險,經營許可風險的背后邏輯是礦業公司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來應對利益相關者范圍擴大和話語權提升,礦業企業所承擔的社會責任不再僅限支持周邊社區的發展,東道國利益和更廣泛社區利益也被納入該范疇,98%的投資者在做投資決定時需要考慮公司的ESG表現,并需要努力使利益相關者相信投資會對社區產生積極影響。

              除安永之外,畢馬威(KPMG)、德勤(Deloitte)和普華永道(PwC)等機構的報告中也將ESG列為2021年十大風險或趨勢之中。

             

              重大影響風險即罕見危機對公司產生破壞性影響的風險。這一風險在2021年由第7位上升至第2位,例如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對礦業公司造成重大影響,78%的受訪公司表示他們并未做好應對危機事件的準備。

             

              生產力與成本上升是第3大風險,供應中斷和持續的經濟不確定性在中長期對需求產生影響,礦產品價格承壓,成本增長和生產力提升仍然是行業關注焦點。

             

              脫碳與綠色進程、地緣政治、資本計劃、勞動力、市場波動、數字化與數據優化、創新分別為第4至第10大風險與機遇。其中,地緣政治是十大風險中的新增風險,礦業公司對美、中、歐在國際政治經濟格局中的權力重塑充滿警惕,三大經濟體在拉美、非洲等資源國家的博弈以及這些國家自身的疫情壓力,都將顯著增加政治風險。國際和國內政治局勢的變化使得政府經濟保護主義的趨勢愈加明顯,58%的受訪公司表示預計政府會增加礦產權益金或稅率。

             

              在后疫情時代東道國政府將不得不在大力吸引外資和確保本國獲得公平的資源分配利益間艱難維持平衡。

             

              資源產業本土化進程加速

              資源國家為應對疫情沖擊,普遍采取措施,加強對資源的控制,提升本國從資源開發利用中的獲益

             

              當今世界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與疫情全球大流行疊加影響,大大加速了新世紀以來的資源產業本土化進程。疫情對世界各國經濟社會層面的打擊表現在經濟萎縮、失業率升高財政收入銳減和政府債務增加等方面,而資源國家為應對疫情沖擊,普遍采取措施,加強對資源的控制,提升本國從資源開發利用中的獲益。據英國Verisk Maplecroft公司報告稱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政府干預礦業行業的趨勢,該公司監測到疫情暴發后34個國家的資源民族主義指數顯著上升,其中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剛果(金)、贊比亞、坦桑尼亞等拉丁美洲和非洲國家最為突出。

             

              近年來的資源產業本土化主要有5種典型的表現形式,一是國有化,即強化國家對資源等戰略性部門的控制,將資源開發由私有化模式轉向國有化模式,如贊比亞2021年從嘉能可公司收購莫帕尼銅礦,使其完全國有化。二是增加政府股權,即增加政府在礦業開發的直接經濟利益,如近年來坦桑尼亞等非洲國家調整礦業政策,增加政府干股比例。三是加征稅費,即政府通過調高礦業稅率、征收新的稅種甚至重新談判調整礦業合同,如智利等國2021年通過新法案,調增礦業稅費。四是產業鏈本土化,即控制初級礦產品出口,提升礦產品國內工業附加值,如剛果(金)2021年5月重新執行銅精礦出口禁令,要求必須在國內加工冶煉。五是增加企業社會責任要求,即要求礦業企業在社區、環保、本地就業等方面作出更多貢獻,如秘魯提高土著居民在礦業協議談判中的話語權,將社區反對的礦權撤銷。

             

              展望

              全球礦業投資環境在疫情中也發生演變,投資風險突出體現在三個方面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對礦業投資活動產生了短期的抑制作用,大部分國家交通受阻,人員流動受限,正常的礦業投資活動難以開展,造成投資規模大幅下降的現象。全球礦業投資環境在疫情中也發生演變,投資風險突出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疫情對世界各國經濟造成重大打擊,其影響超過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由此引發東道國失業率升高,民眾收入減少,政府債務飆升,以非洲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社會安全和政治穩定性變差等一系列投資風險增加。二是疫情加速了資源產業本土化抬升的進程,盡管資源國家在疫情時期出臺的礦業政策多種多樣,但大部分國家的政策都指向同一方向,即加大對資源的控制,提升本國從資源中的獲益。三是地緣政治風險對礦業投資的影響顯著提升,以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為代表的全球礦業“第一陣營”,基于地緣政治因素,加強對戰略性礦產資源及產業鏈的控制,全面收緊外資對這些領域的投資政策。

             

              恢復經濟和社會秩序將作為各國政府在疫情得到控制后的首要目標,在全球礦產資源稀缺而需求持續上漲的態勢下,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發展中國家政府對于本國礦產資源價值的認識更加深刻,不會再滿足于僅獲取原礦出口帶來的經濟利益,保護主義在多數資源國家將持續存在,企業與東道國利益劃分模式將重新確定。但“?!薄皺C”相生共存,全球礦業供應鏈、產業鏈在疫情中加速重構,以建設探采選冶乃至深加工的本地產業鏈將更加契合東道國的發展需求,在發達國家筑起投資壁壘的背景下,更多的礦業投資將會流向亞非拉等發展中國家,國際礦業產能合作將迎來新機遇。

             ?。ňC合標準普爾、普華永道、安永等報告)

            56.9K
            欧洲女人牲交性开放视频_欧洲人免费视频网站在线_欧洲人体超大胆露私